玫瑰少年

她被拖着头发打了那么久,头被人踢,被人砸啤酒瓶。她坐在地上,可能意识已经模糊了。可当她的朋友被那群人逼到巷子尖叫呼救的时候,她又一次站了起来,跌跌撞撞地冲了过去,什么是真正的朋友我不知道这一刻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