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风落吴江雪,纷纷入酒杯。越越,拍三下,咳嗽一声,你走不走啊。可是我要走了。火树银花的未来,可以弥补我不在的遗憾吗?真希望,重回那年的金陵,你纸扇轻敲我额头,嗔我道抽烟不好。真希望,和你相携看断桥残雪,墙角梅花,看世事化为尘灰,又被收藏进你笔下的诗篇。梅卿的起点和金菱的终点都是你。

    安徽·合肥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40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发布
  • 做任务
  • 实时动态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